对Fedora说再见

我完全使用Linux进行工作已经有好些年了,而从大约5年前开始我就持续稳定的使用Fedora这个发行版,期间从未有过切换到其他发行版,而现在是时候对它说再见了。

之前我就在另外一篇博文上吐槽过Fedora对于自由的定义太过严厉苛刻以至于很多时候使用受到阻碍,这个是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需要一个长期持续更新特性,或者滚动更新的发行版,而Fedora并不能满足我的这一要求——

Rawhide版本的Fedora虽然是滚动更新的,但是软件包退化与冲突随处可见,完全无法作为一个可用的系统。

当然,说起滚动更新就会想到Arch,但是最终我没有选择Arch,几点理由也有好几个。第一,pacman是一个非常迅速但是weak的包管理器,很多人更多的会看中迅速这个优点,但是我比较介意weak这个缺点,例如没办法实现dnf update @'fedora workstation'这样的迅速更新基础包的指令。

第二,Arch也经常出现包退化的问题,同时会出现断代更新,这意味着为了维持系统持续可用你得频繁的执行更新,但是又可能因为一次包退化而导大规模依赖问题。

最终我选择了将工作系统切换至openSUSE。

我几乎是立刻便享受到了openSUSE带来的一些便利,我是说YaST这个东西,它提供了一系列的系统配置接口让你可以方便的配置系统的方方面面,例如fontconfig这个原本配置起来非常麻烦的东西,使用YaST进行配置简直是小菜一碟。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问题,例如openSUSE源里的freetype与Fedora一样没有开启sub-pixel rendering这个极为影响最终视觉体验的功能,我自己编译了一份freetype放到了obs上,有需要自取。

home:caoli5288:freetype2

你也可以在这里体会到zypper这个包管理器的优越性—— 包与源的绑定,即安装这个源里面的freetype后,执行update指令不会被其他源(包括官方源)里面的包所干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